首页
1
最新消息
2
活动
3
20151011 专业经理人与红色危机 4
国际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一路260号3F~6
从2022/IH 预测2023 面板走向 20220715 本社研究部        从七月 2022/1H双虎的营收公布,美欧通膨40年来新高,通路库存待去化,市场需求疲软等指标;以及本社基於30年的显示产业行业的实战及操盘经历,未来的两季2022/1HR及2023/1Q, 共3Q市场及需求看不到特殊转变的支撑,建议保守再保守.同时引用半年前产业的10大预测(如下),本社首席顾问也表示预测的内容,经过这半年的时间再回顾,仅仅达到率AR% 50%.    首席顾问陈耀童并明确指出,显示器行业同时会进入科技的颠覆创新期,以近眼显示器NED(Near Eyes Display)来势汹汹,如AMOLED及MicroLED,MicroLENS等,不容忽视.{20220715 本社研究部及首席顾问群}          2022年显示产业10大预测  作者 : 黄烨锋,国际电子商情(ESMC) 20220216 最近Display Supply Chain Consultants (DSCC)发表了一份2022年显示产业10大预测的报告。本文对这篇白皮书做简单的浓缩和回顾,并结合我们掌握的其他资讯,期望对关注显示产业的同人有帮助。更具体的产业细节,建议前往下载DSCC的报告原文。 1.LCD电视面板价格持续下跌,但不会跌至历史低谷这个趋势是我们前不久就撰文探讨过的。上个月的分析文章提到,LCD电视面板从2020年5月开始涨价,且价格持续涨了1年多。并於去年6月开始暴跌,达成平面面板(FPD)显示领域最快涨价和跌价历史记录。之前LCD涨价潮,整体是由市场供需不平衡导致——尤其新冠疫情促成了需求侧的爆发。但随时间推进,市场需求趋稳,供给端仍在持续跟进——不少市场参与者在此期间极大提升了LCD面板的供货能力,致某种程度的产能过剩。到去年12月,LCD电视面板价格相比其6月顶峰时期跌去46%。预计今年头几个月,LCD电视面板价格还会下跌。但从过去几年这一类产品的价格走势规律来看,下行期会逐步截止,直至需求侧平稳。所以DSCC的预期是,2022年LCD电视面板虽将持续跌价,但不会跌到谷底。值得一提的是,三星(Samsung)、LG原本预期更早停止LCD业务,并逐渐关闭位於韩国的LCD工厂。但LCD电视面板的这波涨势,致两家企业的这一计画延后。随著近来LCD电视面板价格再度下跌,退出LCD市场的计画也将再度提上日程,这一因素也将在短期内促成LCD电视面板价格的平稳。 2.2022年将有超过1,000万OLED电视面板出货这是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早在2016年,OLED电视面板出货量还不到100万片,大约相当於整个电视市场的0.4%。此后OLED电视面板出货量每年都有2位数成长,而且LG作为这一市场的老大,还在持续扩产,包括2021年广州工厂的满负荷运转。另外三星在新的一年也将以量子点OLED (QD-OLED)技术形态加入到OLED电视面板战争中。DSCC预计2022年OLED电视面板出货量将首次突破1,000万片,占据整个电视市场的4%左右。 3.量子点OLED开卖,但年销量不会超过100万台三星已经开始在2021年第四季大规模量产QD-OLED电视,索尼(Sony)和三星的消费电子业务都会开始於今年出售这种电视机产品。不过对於三星而言,这类面板的生产制造仍然面临技术挑战,包括:(1) Gen 8.5代氧化物TFT背板:DSCC评论说这是三星第一次在较大尺寸的氧化物TFT背板上发力,早年LG在这方面也沉淀了很久才得以跨过障碍。(2)复杂的OLED堆叠:QD-OLED的堆叠层数及复杂度尤甚。(3)量子点色彩转换(QDCC):QDCC透过用红色与绿色量子点,将蓝光转为红光和绿光。这其中涉及到不少复杂的问题,三星在量产过程中自然面临诸多工程技术挑战。(4)色彩filter:由於红色、绿色量子点对光的吸收不完全,QD-OLED需要传统的色彩filter,这也增加了成本。基於技术上的复杂性,QD-OLED可能相比白光OLED,会有更高的产品定位。不过不清楚类似色域之类的画质优势是否足够与白光OLED拉开差距。 4.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对显示产业造成影响从最初美国对中国增收进口关税的商品,到第二轮关税增多,本身都对显示产业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电视的利润本来也不高,增税导致中国制造的电视产品不再有竞争力,所以电视制造开始转往墨西哥、越南和泰国。原本在2018年的时候,中国占美国电视进口的55%;而到了2021年第三季,这个值就只剩下16%。这一状况可能会向手机、IT等产品蔓延。这些都将增加显示产业发展的巨大不确定性。  5.苹果将发布AR/VR装置有传言苹果(Apple)的AR、VR装置会在今年的下半年发布。据说苹果针对这类装置的各类元件都已准备就绪,包括LiDAR感测器、空间音讯,以及锁定开发者的API。以苹果在消费电子市场的号召力,AR/VR产品的推出相较其他品牌更将具备与众不同的意义。DSCC预测,苹果的头显装置将会有「创新的显示配置,包含3个显示模组:2个micro OLED显示器,和1个AMOLED面板。」DSCC并表示,Sony Semiconductor Solutions预计会成为micro OLED供应商。「索尼最近展示了针对VR的4K显示器,6.3μm的画数间距(4,000ppi)。这款显示器产品很可能是为苹果开发,最终配置可能也会非常相似。如果假设其解析度为4,000 × 4,000画数,则显示器尺寸为1.4寸。」DSCC在报告中说。而第三块AMOLED萤幕,据说是用於「低解析度的周边视觉」。苹果的头显装置可能要价不菲,不过DSCC认为初代头显装置或许是锁定专业人员和开发者。 6.商业上可接受的高效的蓝光OLED emitter,仍然不会问世这其实已不是DSCC首次作出这种预测了。高效的蓝光OLED发射器(emitter)对於OLED而言会有巨大的意义,开发蓝光OLED emitter的企业不止一家,例如UDC (Universal Display Corporation)。一般现在在用的OLED装置,其蓝光相对都是比较低效。比如LG的白光OLED电视,就用了两层蓝光发射层;而在行动装置上常见的三星OLED萤幕,子画数中的蓝色画数则会显著大於红色和绿色画数。真正高效的蓝光,应当是可以做到单独的一层或者是子画数面积均衡,带来的收益包括功耗更低、同时又能保证亮度。在DSCC看来,进行相对高效的蓝光OLED emitter研究的企业这两年进展缓慢,所以2022年仍然不会看到这方面的成效。 7.LCD产能扩充会延后,甚至停止 这一点比较奇怪,和报告中的第一点感觉有些重复,即DSCC预计电视面板价格下跌会逐步停止。原本DSCC预计2021年,LCD产能会有较大程度的扩充,每个季度都会有成长,相比新冠病毒爆发之前,在面板面积上总体会有大约27%的成长。最近DSCC追踪了LCD扩产的41项新计画,包括从2022~2026年之间的一些生产计画。DSCC表示,虽然这些量产计画仍在持续中,而且2022年也会对应看得到,但目前LCD的低价会对扩产造成实质上的影响;包括京东方、华星、HKC和天马的Gen 8.5、8.6和10.5扩产都有可能受到影响。 8.半导体与元件价格下跌之前LCD电视面板价格上扬期间,笔者曾提过玻璃、显示驱动IC (DDIC)、偏振片等萤幕或面板相关元件的价格上涨,主要是产能缺失造成。如玻璃,从前年年尾到去年下半年,平均价格上调了6%;DDIC价格浮动则多过10%,对应的电视机产品价格显著提升。2020年5月~2021年6月,LCD电视面板价格上窜周期内,电视通货膨胀率这么多年来首次呈现正值,并在去年8月达到最高(13.3%)。去年11月,电视价格指数表现出同比7.1%的成长,实际上已经能够窥见其进入了下滑态势。DSCC认为包括玻璃、偏振片等在内的显示元件将在2022年开始跌价,DDIC亦将随行。 9.中国FPD产业的整合与兼并以往在显示面板下滑期间,通常都能看到比较小规模的市场参与者被收购的状况发生——或者说不仅是显示产业,而是所有强周期产业均有此特点。目前这波行情内的这一状况同样正在发生,比如说华星光电收购三星(Samsung Display)位於苏州的工厂,还有京东方收购中电熊猫的工厂。2021年有传言指出,京东方会收购彩虹光电。DSCC评价,虽说彩虹光电在电视面板价格上行期获利颇多,但去年第三季这家公司的营收环比降低了31%,营业收入锐减64%,第四季的情况应该会更糟。被收购也是情理之中。再比如惠科有4条Gen 8.6代工厂预备进行电视面板生产,随面板价格下调也处境尴尬。 10.IT应用领域,OLED销量将超过mini LEDDSCC认为,在智慧型手机和电视之外,IT领域同样要爆发LCD和OLED之间的战争。所谓的IT应用,包括了显示器、笔记型电脑、平板等装置。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产品,比如华硕Zenbook、三星、华为平板采用OLED技术,而苹果MacBook Pro高阶系列采用mini LED萤幕(LCD的一种)。在主流的3大类IT应用中,笔记型电脑会成为驱动高阶IT显示装置的主流应用。华硕向市场推出了颇具性价比的OLED笔记型电脑产品,也成为高阶笔记型电脑产品的市场领导者。DSCC预计,2022年OLED笔记型电脑面板产量同比会成长80%,达到970万片。mini LED的强势则依托苹果MacBook Pro系列的热卖,预计新一年其涨势会达到150%,但基数则在500万台左右。平板市场,由於苹果的领先地位则会让mini LED平板面板出货量达到580万片,同比成长率81%;OLED这边预计在38%左右,数量400万片。显示器市场,DSCC认为,mini LED显示器面板出货量2022年会达到290万片,成长314%;OLED显示器面板出货量80万片,成长700%。 所以3大类应用跌价,OLED面板在总出货量上会超过mini LED。 本文文章来源:Ten Predictions for the Display Industry in 2022-How Did We Do?,Bob O’Brien, DSCC{本社研究部引用 20220715} http://www.ilcd.com.tw/cn/hot_438282.html 20220715 从2022/1H 预测2023 面板走向 2022-08-15 2023-08-15
国际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一路260号3F~6 http://www.ilcd.com.tw/cn/hot_438282.html
国际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一路260号3F~6 http://www.ilcd.com.tw/cn/hot_438282.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2-08-15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www.ilcd.com.tw/cn/hot_438282.html

DRAM教父高启全投奔紫光的三个关键理由            本社公关部引用20151011
[本社社论]
        在对岸频频出招,台湾只能接招的处境下,除了感慨政府的无能之外(或许政府给了缺口之便),企业与产业可以做甚么?接连的矽品被收购、DRAM人才被掠夺、人才的主动逃离台湾;台湾的企业真的是只能自立自强!
          作为最有丰富的国际竞争、打国际赛的国际液晶,仍然本著爱台湾、存永续、乐分享的文化与态度;在接下来的专刊中,将一步一步分析与说明,并且与会员、读者共进,分享对策;而且替台湾企业再造、转型、走出新竞争力!

(本社研究部20151010)




作者:陈良榕、吕国祯 2015-10-08 天下杂志Web Only

中国政府高举半导体「进口替代」的大旗之下,外传压力最大的联发科,高阶主管常劝告中国官员,注意力不要一直放在手机处理器,你们应该去搞进口金额更大的DRAM当真一语成谶。当105日,前南亚科总经理、华亚科董事长高启全,这位当今台湾DRAM产业最资深的老将,确定从南亚科退休,将转战中国紫光时。众人才发现,当中国将焦点放到DRAM,对台湾的冲击依旧非同小可。「这完全符合他的作风,不会意外,」一位高启全的老部属表示。

第一:增资不成:

他表示,早在20多年前,个性直来直往的高启全在旺宏担任执行副总时期,便勇於向当时的创业伙伴兼顶头老板――总经理吴敏求「据理力争」,最后不欢而散。高启全因此离开旺宏,加入南亚科。而这回,让高启全再度「择良木而栖」的引爆点。不少业界人士指出,来自七月底南亚科临时喊停的现金增资案。高启全原本希望可以增资150亿至200亿元,以利转进20奈米制程,拉近与竞争者三星、海力士的距离。但因7月间南亚科股价大跌,而决定暂缓。力晶科技执行长黄崇仁出席亚太电子商务会议时也表示,依他个人判断,高启全应是增资不成,觉得技术演进将出现停顿,「才选择新的CAREER。」但为何选择投靠中国国营的紫光呢?

第二:三星拉大与美光差距:

这就牵扯到全球DRAM业竞局的最新发展。「三星现在是遥遥领先,」黄崇仁说。他表示,最新的iPhone6s里头的DRAMFlash记忆体「都是三星的东西」。而且,南亚科和华亚科的技术来源――美光,与两年前收购的日本尔必达,技术整合进度延宕,造成美光与三星的技术差距拉大。这可能让高启全更感绝望。高启全出身大稻埕,家族是开采煤矿的望族。他在台大化学系毕业后赴美留学。回台湾前最后一个工作是在英特尔。他在1987年回台湾加入台积电,当过六寸厂长,1989年与吴敏求共同创立旺宏。后来,他在台塑创办人王永庆长子王文洋筹设南亚科技,高启全被延揽担任执行副总经理。从此与台塑集团(南亚科) 命运多舛的DRAM事业,紧紧的绑在一起。台塑集团先后跟日本、德国、美国企业合作取得DRAM技术来源,但日、德方先后退出,一直到今天跟美国美光合作。连今天华亚科,在2004年是跟德国英飞凌合作成立,后来英飞凌收摊不做DRAM,台塑集团只好借贷109亿给美光,邀请美光来买奇梦达持有的华亚科技股权。形同,台塑出钱借美光换来合作。为什么要这样,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在曾说,「头都洗了只能继续走下去,如果收掉南亚科,除了过去投资都打水漂,还要再拿出700亿元来赔。」但这只是台塑集团与美光合作前的价码。到今天台塑集团金援南亚科、华亚科,总投入金额超过2千亿元,几乎接近半个六轻。但算起总帐,台塑DRAM事业走了20年仍是亏损。也难怪,南亚科高层论起高启全出走的态度会是「乐观其成」,更在媒体访问时表示,高启全是为了「促进两岸与美国记忆体进一步合作」。

第三:争一口气:

投入DRAM产业30多年高启全,虽被媒体封为「DRAM教父」,但在台湾DRAM业最风光的时候,他始终当人副手。当上华亚科、南亚科总经理,有了独当一面的机会时,DRAM却冠上「惨业」恶名。他的最大功绩,是协助台塑集团一次又一次在鬼门关之前救回南亚科、华亚科。有个简短故事,可相当程度揣测他的心情。高启全大儿子娶了韩籍太太,2010年随太太从美国到韩国三星任职,他得知后大为紧张,深怕儿子与媳妇未告知三星他的身分。为避免可能的麻烦,他主动跟一位三星副总经理言明此事。结果,对方竟说「我们没有把你们视为竞争对手」。但这回,他将执掌中国官方全力支持的紫光集团DRAM事业的帅印。手机、液晶面板事业都已深受红色供应链荼毒的三星电子,DRAM是硕果仅存的最后一只金鸡母,占了公司9成获利,再也损失不起。

从现在开始,高启全的一举一动,三星都会屏息观看,不敢大意。
(本社公关部20151011)

上一个 回列表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