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最新消息
2
活動
3
20150901 併購不是萬靈丹:矽品與日月光的案例 4
國際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一路260號3F~6
2022/1H面板需求從寬鬆轉成不健康本社研究部特聘首席顧問 楊立新博士      2021是近10年面板表現最好的一年,雙虎都有不錯的收穫.這波由半導體晶圓廠缺貨驅動,除了帶動IC Design也創下新高,也帶動面板的牛市,漲價自2020/4Q~2021/3Q畫下句號。      iLCD與筆者面板產業30年的經驗與液晶循環,這一次的循環也不會跟以前一樣;這次特別是[獲利驅動型]的液晶循環。這三年2022~2024中國紅色供應鏈的產能仍然在擴產中,雖然台灣的擴產放慢,TV營收佔比重也降低,唯大尺吋產能仍然成長,但是應用卻下降,這樣的結構不健康需要時間的去化。預估這三年有下列重點:一, TFT新技術及新產品不明朗的循環下,技術帶動行成長及高毛利也不明顯;反而有利大陸的[價格驅動]對市占侵蝕。二,TFT雙虎在[獲利驅動型]的循環中,最容易做的是上下游的整合及併購,投資,維持毛利;水平的併購在此循環中要發生的機率偏低,畢竟各家都保留盈餘運作過得去。三,中美貿易戰持續,但是對台TFT產業助益不大。四,AM MiniLED&MicroLED有一定的取代傳統LED Display的市場,利基型的應用。五,集團的效應會對各家的毛利發生改變,進而影響股價及股東權益,殖利率表現。六,人才將有另一波的移動往半導體上中下游;少子化2021已經發生,TFT的人資人才策略SHR也要調整。      TFT仍然是國家社會的重要指標,唯無法比照傳產或航運業,故在經營上仍然是[科技驅動型]的DNA;還是有許多的變動及挑戰(Change and challenge),如履薄冰不得不慎重。作者 楊立新 博士經歷 日商-日立電子/奇美電/晶電/華宇集團/敦泰電子.        中山大學管理學院傑出校友(20211201本社研究部)本社研究部引用市場資訊20211020如下:全球市場研究機構集邦拓墣科技(TrendForce)今(10/20)日於線上首播「2022年集邦拓墣科技產業大預測」研討會。顯示器研究處研究副總經理范博毓表示,展望2022年,大尺寸面板供需比開始趨於寬鬆,AMOLED手機仍積極擴大市場。 集邦拓墣顯示器研究處研究副總經理范博毓表示,疫情爆發下所帶起的面板熱潮逐漸消退,2021年下半年起,面板產業進入了新的轉折。零組件供給上已不再是全面性的缺貨,只有特定關鍵零組件仍有缺貨風險。但需求面上,伴隨著需求退燒,過去一年超額備貨以及物流不順而衍生的後遺症正逐一浮現,市場勢必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消化。 然而,在韓廠延後退出TFT-LCD市場的時間,同時數家面板廠再次啟動新一輪的擴產計畫,這都讓市場供需正逐漸往寬鬆方向發展,2021年大尺寸面板供需比為5.4%,預期2022年供需比將達7.3%,可以想見面板價格將在會一段時間內呈現疲軟態勢,能否再創反彈契機,則將考驗著眾家面板廠在稼動率,產品組合以及獲利水準之間如何調節。 手機市場中,AMOLED面板技術逐漸成熟,逐步擴大市場規模,滲透率預計將從2021年的42%提升至2022年的47%,也進一步壓縮LTPS LCD在手機市場的發展,趨使面板廠積極將LTPS LCD產能轉往中尺寸應用。但AMOLED面板的產出仍有可能受制於目前供給仍偏緊俏的OLED DDI,讓2022年AMOLED面板與LTPS LCD面板在手機市場的消長仍有些許懸念。 品牌將掀起Micro & Mini LED顯示器產業升級的新紀元 集邦拓墣顯示器研究處研究副理陳恕勛表示,2022年將是Mini LED與Micro LED在新型顯示器上逐漸商品化增量的一年,品牌已擺脫以往處於觀望的方式,轉而以務實的方式,將Micro LED與Mini LED規劃在自身品牌的新產品裡面,以率先佈局,優先搶佔Micro 與Mini LED的供應鏈中技術與供貨量的主導權,同時在價格上能有高度的制價能力。 陳恕勛指出,就如蘋果與三星在2021年,即分別推出Mini LED背光應用在平板與電視的光源上, 也都各自優先掌握Mini LED背光打件的關鍵技術,採用具有高度技術含量的COB(Chip On Board)方案,作為Mini LED背光,使得Mini LED在背光排列的間距更小,Mini LED在背板上的分佈密度將大幅提升,並搭配更細密的驅動方式,實現高背光分區,以符合百萬等級的高對比效果,拉開與傳統LED的對比效果的差距,直接對標OLED的高對比效果,提升了產品亮點,也促進了產業升級的機會。 不僅如此,三星除了在新型顯示器上除了採用Mini LED作為背光源之外,也跨足LED晶片更小的Micro LED,應用在自發光的大型顯示器上,將創造下一波新型顯示器產業升級的風潮。 http://www.ilcd.com.tw/hot_408534.html 20211201 2022/1H面板需求從寬鬆轉成不健康 2021-11-23 2022-11-23
國際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一路260號3F~6 http://www.ilcd.com.tw/hot_408534.html
國際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一路260號3F~6 http://www.ilcd.com.tw/hot_408534.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1-11-23 http://schema.org/InStock $NT 0 http://www.ilcd.com.tw/hot_408534.html

智邦生活館通訊企業慶官網上線! 智邦生活館通訊企業慶粉絲團上線! 歡迎加入~~~ 智邦生活館通訊企業慶線上客服上線! 每日24小時0800免付費電話服務 ~~~

一次敵意併購攻防的活教材─矽品的反擊!
{本社首席顧問社論:
併購是快速增加市場佔有率,客戶,產能,技術的方法之一;本社因為參與過千億產值的重要併購案件,以及大大小小的合併案,經驗與策略相當豐富

這個本土的合併不多見,國外案例多但成功者也少;這次的奇襲日月光出手也高招,矽品接手也高招!在全球市場不景氣,同時大陸紅色供應鏈的威脅下,合併整合是正確而且對台灣是有益 (前提是:日月光不是以對岸白手套的角色來運作的話),站在產業的大義大利這是不錯的策略;只可惜幕僚經驗不足,手段粗慥了些

反過來,矽品與鴻海的策略如願了,但是合併的綜效是沒有的,簡單的說就是鴻海家族的一員;未來可以慢慢物色策略股東進來

合併案往往引來很多的鎂光燈效應,真正的成功合併都在鎂光燈之後,更多在人才整合,組織文化,企業共識上的軟功夫,而非策略或財報的數字;合併成功就統計的數字是低於15%,合併不是萬能的特效藥。也許過個一年再來回顧此案時,現在的結果對日月光不見得不好。}本社研究部整理20150901

2015-08-30 09:26 合作轉載 風傳媒
封測大廠日月光宣布敵意收購矽品25%股權,矽品當初說7天內會公布因應方式。矽品周五回擊了─引進鴻海抗衡。矽品的接招算是相當高明,接下去就看日月光如何因應了。
日月光對矽品發動的敵意併購,在台灣算是非常少見,個性溫厚的台灣人,並不怎麼樂見與贊同這種有如「奪人財產」的作法。但實際上在先進國家中,敵意併購是產業整合、市場攻防的正常戲碼。
雖然日月光自稱是「善意收購」,但矽品事前不知、事後亦不接受,此為敵意併購,殆無疑義;至於日月光說初期只是財務投資,但事實上,如果日月光成功收購25%股權後,勢必逐步推動併購,矽品被併入日月光只是時間早晚問題而已,此所以矽品經過7天計議之後,必須發起絕地反攻之故,否則未來矽品就是「屍骨無存」。
反敵意併購的方式不少,有些方式─如驅鯊條款策略、重建防禦策略等,未必合乎本地規定,同時也緩不濟急;而買回股份方式、甚至反收購,前者等於是搞庫藏股,增加公司派籌碼、提高對手收購成本,後者則根本是反手去收購對手股權以牽制其行動,這些都牽涉到口袋深淺問題,矽品亦無能為之。因此,最後矽品用的是「白衣騎士策略」與「毒藥丸策略」並行,藉此化解日月光收購的危機。
白衣騎士策略就是找來其它投資者,或以更高價格收購,增加對手成本及收購難度;或是讓其對手即使完成收購亦無法超越這位白衣騎士,既已達不到策略性目的(如成為公司最大股東),對方只能打退堂鼓。毒藥丸策略的方式之一是設法增發新股,藉此稀釋對手收購股權、提高其成本。
矽品找來鴻海當白衣騎士,透過換股方式,讓鴻海掌握矽品21.24%的股權,成為矽品最大的單一股東,矽品則持有鴻海2.2%的股權。而相較於日月光必須拿出352億元現金去收購矽品股權,鴻海與矽品到底要花多少錢呢?答案是:幾乎是零。因為兩方都各自發行新股作為換股之需,簡單講就是印股票即可,不必花鈔票。
當然,原有股東的權益會被稀釋,但這同時也代表日月光的權益也被稀釋。即使日月光花352億成功收購矽品的7.79億股,原本以為可占25%,現在只有19.69%了,還比那位白衣騎士鴻海的21.24%低哩。因此矽品是同時也用上稀釋股權這招來反制日月光。
矽品的策略可說非常成功,讓日月光進退維谷─繼續收購,即使成功完成,但花了352億元,能達到什麼目的?除了一、二席董事席位外,毫無意義;提高收購成數與價碼繼續拚?傻瓜吧!矽品只要印更多股票跟鴻海換,日月光花更多錢買來的股權一樣被稀釋;即使不如此作,鴻海是可以在公開市場上跟日月光拚鬥,以鴻海雄厚的實力、郭董的霸氣及深不可測的口袋,日月光有勝算嗎?
日月光的選擇恐怕不多了;如果收手不再積極收購,現在手上的矽品股權就當作「真正」的財務投資,未來股價上漲時再出清脫身。如不及時收手退出戰場,就算最後收購到的股權成功達陣,但坐在董事會中,也只能當當「老二」,旁邊坐的是數噸重的重量級老大鴻海,加上視其如寇仇的公司派,也是啥事都作不了。
較有趣的是矽品與鴻海未來的關係,因日月光的敵意併購,把矽品推進鴻海懷抱,未來呢?鴻海永遠滿足於「策略性合作關係」嗎?矽品不會是「前門拒虎 後門進狼」嗎?或許,在價值判斷與心理上,有鴻海這個「富爸爸」,還是比被同業吃掉來得好吧。但無論如何,這次的敵意併購攻防,都足為企業學習之教材。
(本社公關部引用2015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