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最新消息
2
活動
3
20151011 專業經理人與紅色危機 4
http://www.ilcd.com.tw/ 國際液晶有限公司
國際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一路260號3F~6
2024/下 面板光電業的市場預測維持不變20240611本社研究部引用本社首席顧問的專業觀點,如同本社'23 10/18暨'24 1/31 的預測一致,沒有太大的改變.整體對大尺寸的需求保守,國際賽事及法國奧運效用不大,俄烏&以阿戰事膠著,大環境不確定消費趨於保守,新技術OLED&mOLEDoSi台灣缺席,對岸仍不斷有擴產的投入等等.雙虎的轉型效益需要時間,再加上上半年的mLED受Apple vs OSRAM事件的衝擊,台係mLED失速,上游LED 磊晶也直接影響.2024/下 仍然不樂觀,甚至要保守以對,目前連AI的助益都還沒看到~希望在浴火中重生的跡象.(本社研究部20240611) 群創營收月188.64億元 月減2% 2024/06/07 15:06:39 經濟日報 記者李泠秭/台北即時報導群創光電(3481)7日公布2024年5月自結合併營收為188.64億元,較上月減少2%,較去年同期增加0.8%。群創2024年5月大尺寸合併出貨量共計1,039萬片,較上月增加3.3%;中小尺寸合併出貨量共計1,670萬片,較上月減少4.9%。(本社公關部引用20240611) http://www.ilcd.com.tw/hot_492933.html 20240611 2024/下 面板光電業的市場預測維持不變 2024-06-09 2025-06-09
國際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一路260號3F~6 http://www.ilcd.com.tw/hot_492933.html
國際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一路260號3F~6 http://www.ilcd.com.tw/hot_492933.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6-0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www.ilcd.com.tw/hot_492933.html

DRAM教父高啟全投奔紫光的三個關鍵理由            本社公關部引用20151011
[本社社論]
        在對岸頻頻出招,台灣只能接招的處境下,除了感慨政府的無能之外(或許政府給了缺口之便),企業與產業可以做甚麼?接連的矽品被收購、DRAM人才被掠奪、人才的主動逃離台灣;台灣的企業真的是只能自立自強!
          作為最有豐富的國際競爭、打國際賽的國際液晶,仍然本著愛台灣、存永續、樂分享的文化與態度;在接下來的專刊中,將一步一步分析與說明,並且與會員、讀者共進,分享對策;而且替台灣企業再造、轉型、走出新競爭力!

(本社研究部20151010)




作者:陳良榕、呂國禎 2015-10-08 天下雜誌Web Only

中國政府高舉半導體「進口替代」的大旗之下,外傳壓力最大的聯發科,高階主管常勸告中國官員,注意力不要一直放在手機處理器,你們應該去搞進口金額更大的DRAM當真一語成讖。當105日,前南亞科總經理、華亞科董事長高啟全,這位當今台灣DRAM產業最資深的老將,確定從南亞科退休,將轉戰中國紫光時。眾人才發現,當中國將焦點放到DRAM,對台灣的衝擊依舊非同小可。「這完全符合他的作風,不會意外,」一位高啟全的老部屬表示。

第一:增資不成:

他表示,早在20多年前,個性直來直往的高啟全在旺宏擔任執行副總時期,便勇於向當時的創業夥伴兼頂頭老闆──總經理吳敏求「據理力爭」,最後不歡而散。高啟全因此離開旺宏,加入南亞科。而這回,讓高啟全再度「擇良木而棲」的引爆點。不少業界人士指出,來自七月底南亞科臨時喊停的現金增資案。高啟全原本希望可以增資150億至200億元,以利轉進20奈米製程,拉近與競爭者三星、海力士的距離。但因7月間南亞科股價大跌,而決定暫緩。力晶科技執行長黃崇仁出席亞太電子商務會議時也表示,依他個人判斷,高啟全應是增資不成,覺得技術演進將出現停頓,「才選擇新的CAREER。」但為何選擇投靠中國國營的紫光呢?

第二:三星拉大與美光差距:

這就牽扯到全球DRAM業競局的最新發展。「三星現在是遙遙領先,」黃崇仁說。他表示,最新的iPhone6s裡頭的DRAMFlash記憶體「都是三星的東西」。而且,南亞科和華亞科的技術來源──美光,與兩年前收購的日本爾必達,技術整合進度延宕,造成美光與三星的技術差距拉大。這可能讓高啟全更感絕望。高啟全出身大稻埕,家族是開採煤礦的望族。他在台大化學系畢業後赴美留學。回台灣前最後一個工作是在英特爾。他在1987年回台灣加入台積電,當過六吋廠長,1989年與吳敏求共同創立旺宏。後來,他在台塑創辦人王永慶長子王文洋籌設南亞科技,高啟全被延攬擔任執行副總經理。從此與台塑集團(南亞科) 命運多舛的DRAM事業,緊緊的綁在一起。台塑集團先後跟日本、德國、美國企業合作取得DRAM技術來源,但日、德方先後退出,一直到今天跟美國美光合作。連今天華亞科,在2004年是跟德國英飛凌合作成立,後來英飛凌收攤不做DRAM,台塑集團只好借貸109億給美光,邀請美光來買奇夢達持有的華亞科技股權。形同,台塑出錢借美光換來合作。為什麼要這樣,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在曾說,「頭都洗了只能繼續走下去,如果收掉南亞科,除了過去投資都打水漂,還要再拿出700億元來賠。」但這只是台塑集團與美光合作前的價碼。到今天台塑集團金援南亞科、華亞科,總投入金額超過2千億元,幾乎接近半個六輕。但算起總帳,台塑DRAM事業走了20年仍是虧損。也難怪,南亞科高層論起高啟全出走的態度會是「樂觀其成」,更在媒體訪問時表示,高啟全是為了「促進兩岸與美國記憶體進一步合作」。

第三:爭一口氣:

投入DRAM產業30多年高啟全,雖被媒體封為「DRAM教父」,但在台灣DRAM業最風光的時候,他始終當人副手。當上華亞科、南亞科總經理,有了獨當一面的機會時,DRAM卻冠上「慘業」惡名。他的最大功績,是協助台塑集團一次又一次在鬼門關之前救回南亞科、華亞科。有個簡短故事,可相當程度揣測他的心情。高啟全大兒子娶了韓籍太太,2010年隨太太從美國到韓國三星任職,他得知後大為緊張,深怕兒子與媳婦未告知三星他的身分。為避免可能的麻煩,他主動跟一位三星副總經理言明此事。結果,對方竟說「我們沒有把你們視為競爭對手」。但這回,他將執掌中國官方全力支持的紫光集團DRAM事業的帥印。手機、液晶面板事業都已深受紅色供應鏈荼毒的三星電子,DRAM是碩果僅存的最後一隻金雞母,佔了公司9成獲利,再也損失不起。

從現在開始,高啟全的一舉一動,三星都會屏息觀看,不敢大意。
(本社公關部20151011)

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