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最新消息
2
活動
3
20151011 專業經理人與紅色危機 4
國際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一路260號3F~6
從2022/IH 預測2023 面板走向 20220715 本社研究部        從七月 2022/1H雙虎的營收公布,美歐通膨40年來新高,通路庫存待去化,市場需求疲軟等指標;以及本社基於30年的顯示產業行業的實戰及操盤經歷,未來的兩季2022/1HR及2023/1Q, 共3Q市場及需求看不到特殊轉變的支撐,建議保守再保守.同時引用半年前產業的10大預測(如下),本社首席顧問也表示預測的內容,經過這半年的時間再回顧,僅僅達到率AR% 50%.    首席顧問陳耀童並明確指出,顯示器行業同時會進入科技的顛覆創新期,以近眼顯示器NED(Near Eyes Display)來勢洶洶,如AMOLED及MicroLED,MicroLENS等,不容忽視.{20220715 本社研究部及首席顧問群}          2022年顯示產業10大預測  作者 : 黃燁鋒,國際電子商情(ESMC) 20220216 最近Display Supply Chain Consultants (DSCC)發表了一份2022年顯示產業10大預測的報告。本文對這篇白皮書做簡單的濃縮和回顧,並結合我們掌握的其他資訊,期望對關注顯示產業的同人有幫助。更具體的產業細節,建議前往下載DSCC的報告原文。 1.LCD電視面板價格持續下跌,但不會跌至歷史低谷這個趨勢是我們前不久就撰文探討過的。上個月的分析文章提到,LCD電視面板從2020年5月開始漲價,且價格持續漲了1年多。並於去年6月開始暴跌,達成平面面板(FPD)顯示領域最快漲價和跌價歷史記錄。之前LCD漲價潮,整體是由市場供需不平衡導致——尤其新冠疫情促成了需求側的爆發。但隨時間推進,市場需求趨穩,供給端仍在持續跟進——不少市場參與者在此期間極大提升了LCD面板的供貨能力,致某種程度的產能過剩。到去年12月,LCD電視面板價格相比其6月頂峰時期跌去46%。預計今年頭幾個月,LCD電視面板價格還會下跌。但從過去幾年這一類產品的價格走勢規律來看,下行期會逐步截止,直至需求側平穩。所以DSCC的預期是,2022年LCD電視面板雖將持續跌價,但不會跌到谷底。值得一提的是,三星(Samsung)、LG原本預期更早停止LCD業務,並逐漸關閉位於韓國的LCD工廠。但LCD電視面板的這波漲勢,致兩家企業的這一計畫延後。隨著近來LCD電視面板價格再度下跌,退出LCD市場的計畫也將再度提上日程,這一因素也將在短期內促成LCD電視面板價格的平穩。 2.2022年將有超過1,000萬OLED電視面板出貨這是個顯而易見的趨勢。早在2016年,OLED電視面板出貨量還不到100萬片,大約相當於整個電視市場的0.4%。此後OLED電視面板出貨量每年都有2位數成長,而且LG作為這一市場的老大,還在持續擴產,包括2021年廣州工廠的滿負荷運轉。另外三星在新的一年也將以量子點OLED (QD-OLED)技術形態加入到OLED電視面板戰爭中。DSCC預計2022年OLED電視面板出貨量將首次突破1,000萬片,佔據整個電視市場的4%左右。 3.量子點OLED開賣,但年銷量不會超過100萬台三星已經開始在2021年第四季大規模量產QD-OLED電視,索尼(Sony)和三星的消費電子業務都會開始於今年出售這種電視機產品。不過對於三星而言,這類面板的生產製造仍然面臨技術挑戰,包括:(1) Gen 8.5代氧化物TFT背板:DSCC評論說這是三星第一次在較大尺寸的氧化物TFT背板上發力,早年LG在這方面也沉澱了很久才得以跨過障礙。(2)複雜的OLED堆疊:QD-OLED的堆疊層數及複雜度尤甚。(3)量子點色彩轉換(QDCC):QDCC透過用紅色與綠色量子點,將藍光轉為紅光和綠光。這其中涉及到不少複雜的問題,三星在量產過程中自然面臨諸多工程技術挑戰。(4)色彩filter:由於紅色、綠色量子點對光的吸收不完全,QD-OLED需要傳統的色彩filter,這也增加了成本。基於技術上的複雜性,QD-OLED可能相比白光OLED,會有更高的產品定位。不過不清楚類似色域之類的畫質優勢是否足夠與白光OLED拉開差距。 4.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對顯示產業造成影響從最初美國對中國增收進口關稅的商品,到第二輪關稅增多,本身都對顯示產業產生了較大的影響。電視的利潤本來也不高,增稅導致中國製造的電視產品不再有競爭力,所以電視製造開始轉往墨西哥、越南和泰國。原本在2018年的時候,中國佔美國電視進口的55%;而到了2021年第三季,這個值就只剩下16%。這一狀況可能會向手機、IT等產品蔓延。這些都將增加顯示產業發展的巨大不確定性。  5.蘋果將發佈AR/VR裝置有傳言蘋果(Apple)的AR、VR裝置會在今年的下半年發佈。據說蘋果針對這類裝置的各類元件都已準備就緒,包括LiDAR感測器、空間音訊,以及鎖定開發者的API。以蘋果在消費電子市場的號召力,AR/VR產品的推出相較其他品牌更將具備與眾不同的意義。DSCC預測,蘋果的頭顯裝置將會有「創新的顯示配置,包含3個顯示模組:2個micro OLED顯示器,和1個AMOLED面板。」DSCC並表示,Sony Semiconductor Solutions預計會成為micro OLED供應商。「索尼最近展示了針對VR的4K顯示器,6.3μm的畫數間距(4,000ppi)。這款顯示器產品很可能是為蘋果開發,最終配置可能也會非常相似。如果假設其解析度為4,000 × 4,000畫數,則顯示器尺寸為1.4吋。」DSCC在報告中說。而第三塊AMOLED螢幕,據說是用於「低解析度的週邊視覺」。蘋果的頭顯裝置可能要價不菲,不過DSCC認為初代頭顯裝置或許是鎖定專業人員和開發者。 6.商業上可接受的高效的藍光OLED emitter,仍然不會問世這其實已不是DSCC首次作出這種預測了。高效的藍光OLED發射器(emitter)對於OLED而言會有巨大的意義,開發藍光OLED emitter的企業不止一家,例如UDC (Universal Display Corporation)。一般現在在用的OLED裝置,其藍光相對都是比較低效。比如LG的白光OLED電視,就用了兩層藍光發射層;而在行動裝置上常見的三星OLED螢幕,子畫數中的藍色畫數則會顯著大於紅色和綠色畫數。真正高效的藍光,應當是可以做到單獨的一層或者是子畫數面積均衡,帶來的收益包括功耗更低、同時又能保證亮度。在DSCC看來,進行相對高效的藍光OLED emitter研究的企業這兩年進展緩慢,所以2022年仍然不會看到這方面的成效。 7.LCD產能擴充會延後,甚至停止 這一點比較奇怪,和報告中的第一點感覺有些重複,即DSCC預計電視面板價格下跌會逐步停止。原本DSCC預計2021年,LCD產能會有較大程度的擴充,每個季度都會有成長,相比新冠病毒爆發之前,在面板面積上總體會有大約27%的成長。最近DSCC追蹤了LCD擴產的41項新計畫,包括從2022~2026年之間的一些生產計畫。DSCC表示,雖然這些量產計畫仍在持續中,而且2022年也會對應看得到,但目前LCD的低價會對擴產造成實質上的影響;包括京東方、華星、HKC和天馬的Gen 8.5、8.6和10.5擴產都有可能受到影響。 8.半導體與元件價格下跌之前LCD電視面板價格上揚期間,筆者曾提過玻璃、顯示驅動IC (DDIC)、偏振片等螢幕或面板相關元件的價格上漲,主要是產能缺失造成。如玻璃,從前年年尾到去年下半年,平均價格上調了6%;DDIC價格浮動則多過10%,對應的電視機產品價格顯著提升。2020年5月~2021年6月,LCD電視面板價格上竄週期內,電視通貨膨脹率這麼多年來首次呈現正值,並在去年8月達到最高(13.3%)。去年11月,電視價格指數表現出同比7.1%的成長,實際上已經能夠窺見其進入了下滑態勢。DSCC認為包括玻璃、偏振片等在內的顯示元件將在2022年開始跌價,DDIC亦將隨行。 9.中國FPD產業的整合與兼併以往在顯示面板下滑期間,通常都能看到比較小規模的市場參與者被收購的狀況發生——或者說不僅是顯示產業,而是所有強週期產業均有此特點。目前這波行情內的這一狀況同樣正在發生,比如說華星光電收購三星(Samsung Display)位於蘇州的工廠,還有京東方收購中電熊貓的工廠。2021年有傳言指出,京東方會收購彩虹光電。DSCC評價,雖說彩虹光電在電視面板價格上行期獲利頗多,但去年第三季這家公司的營收環比降低了31%,營業收入銳減64%,第四季的情況應該會更糟。被收購也是情理之中。再比如惠科有4條Gen 8.6代工廠預備進行電視面板生產,隨面板價格下調也處境尷尬。 10.IT應用領域,OLED銷量將超過mini LEDDSCC認為,在智慧型手機和電視之外,IT領域同樣要爆發LCD和OLED之間的戰爭。所謂的IT應用,包括了顯示器、筆記型電腦、平板等裝置。比較具有代表性的產品,比如華碩Zenbook、三星、華為平板採用OLED技術,而蘋果MacBook Pro高階系列採用mini LED螢幕(LCD的一種)。在主流的3大類IT應用中,筆記型電腦會成為驅動高階IT顯示裝置的主流應用。華碩向市場推出了頗具性價比的OLED筆記型電腦產品,也成為高階筆記型電腦產品的市場領導者。DSCC預計,2022年OLED筆記型電腦面板產量同比會成長80%,達到970萬片。mini LED的強勢則依託蘋果MacBook Pro系列的熱賣,預計新一年其漲勢會達到150%,但基數則在500萬台左右。平板市場,由於蘋果的領先地位則會讓mini LED平板面板出貨量達到580萬片,同比成長率81%;OLED這邊預計在38%左右,數量400萬片。顯示器市場,DSCC認為,mini LED顯示器面板出貨量2022年會達到290萬片,成長314%;OLED顯示器面板出貨量80萬片,成長700%。 所以3大類應用跌價,OLED面板在總出貨量上會超過mini LED。 本文文章來源:Ten Predictions for the Display Industry in 2022-How Did We Do?,Bob O’Brien, DSCC{本社研究部引用 20220715} http://www.ilcd.com.tw/hot_438282.html 20220715 從2022/1H 預測2023 面板走向 2022-08-15 2023-08-15
國際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一路260號3F~6 http://www.ilcd.com.tw/hot_438282.html
國際液晶有限公司 814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一路260號3F~6 http://www.ilcd.com.tw/hot_438282.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2-08-15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www.ilcd.com.tw/hot_438282.html

DRAM教父高啟全投奔紫光的三個關鍵理由            本社公關部引用20151011
[本社社論]
        在對岸頻頻出招,台灣只能接招的處境下,除了感慨政府的無能之外(或許政府給了缺口之便),企業與產業可以做甚麼?接連的矽品被收購、DRAM人才被掠奪、人才的主動逃離台灣;台灣的企業真的是只能自立自強!
          作為最有豐富的國際競爭、打國際賽的國際液晶,仍然本著愛台灣、存永續、樂分享的文化與態度;在接下來的專刊中,將一步一步分析與說明,並且與會員、讀者共進,分享對策;而且替台灣企業再造、轉型、走出新競爭力!

(本社研究部20151010)




作者:陳良榕、呂國禎 2015-10-08 天下雜誌Web Only

中國政府高舉半導體「進口替代」的大旗之下,外傳壓力最大的聯發科,高階主管常勸告中國官員,注意力不要一直放在手機處理器,你們應該去搞進口金額更大的DRAM當真一語成讖。當105日,前南亞科總經理、華亞科董事長高啟全,這位當今台灣DRAM產業最資深的老將,確定從南亞科退休,將轉戰中國紫光時。眾人才發現,當中國將焦點放到DRAM,對台灣的衝擊依舊非同小可。「這完全符合他的作風,不會意外,」一位高啟全的老部屬表示。

第一:增資不成:

他表示,早在20多年前,個性直來直往的高啟全在旺宏擔任執行副總時期,便勇於向當時的創業夥伴兼頂頭老闆──總經理吳敏求「據理力爭」,最後不歡而散。高啟全因此離開旺宏,加入南亞科。而這回,讓高啟全再度「擇良木而棲」的引爆點。不少業界人士指出,來自七月底南亞科臨時喊停的現金增資案。高啟全原本希望可以增資150億至200億元,以利轉進20奈米製程,拉近與競爭者三星、海力士的距離。但因7月間南亞科股價大跌,而決定暫緩。力晶科技執行長黃崇仁出席亞太電子商務會議時也表示,依他個人判斷,高啟全應是增資不成,覺得技術演進將出現停頓,「才選擇新的CAREER。」但為何選擇投靠中國國營的紫光呢?

第二:三星拉大與美光差距:

這就牽扯到全球DRAM業競局的最新發展。「三星現在是遙遙領先,」黃崇仁說。他表示,最新的iPhone6s裡頭的DRAMFlash記憶體「都是三星的東西」。而且,南亞科和華亞科的技術來源──美光,與兩年前收購的日本爾必達,技術整合進度延宕,造成美光與三星的技術差距拉大。這可能讓高啟全更感絕望。高啟全出身大稻埕,家族是開採煤礦的望族。他在台大化學系畢業後赴美留學。回台灣前最後一個工作是在英特爾。他在1987年回台灣加入台積電,當過六吋廠長,1989年與吳敏求共同創立旺宏。後來,他在台塑創辦人王永慶長子王文洋籌設南亞科技,高啟全被延攬擔任執行副總經理。從此與台塑集團(南亞科) 命運多舛的DRAM事業,緊緊的綁在一起。台塑集團先後跟日本、德國、美國企業合作取得DRAM技術來源,但日、德方先後退出,一直到今天跟美國美光合作。連今天華亞科,在2004年是跟德國英飛凌合作成立,後來英飛凌收攤不做DRAM,台塑集團只好借貸109億給美光,邀請美光來買奇夢達持有的華亞科技股權。形同,台塑出錢借美光換來合作。為什麼要這樣,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在曾說,「頭都洗了只能繼續走下去,如果收掉南亞科,除了過去投資都打水漂,還要再拿出700億元來賠。」但這只是台塑集團與美光合作前的價碼。到今天台塑集團金援南亞科、華亞科,總投入金額超過2千億元,幾乎接近半個六輕。但算起總帳,台塑DRAM事業走了20年仍是虧損。也難怪,南亞科高層論起高啟全出走的態度會是「樂觀其成」,更在媒體訪問時表示,高啟全是為了「促進兩岸與美國記憶體進一步合作」。

第三:爭一口氣:

投入DRAM產業30多年高啟全,雖被媒體封為「DRAM教父」,但在台灣DRAM業最風光的時候,他始終當人副手。當上華亞科、南亞科總經理,有了獨當一面的機會時,DRAM卻冠上「慘業」惡名。他的最大功績,是協助台塑集團一次又一次在鬼門關之前救回南亞科、華亞科。有個簡短故事,可相當程度揣測他的心情。高啟全大兒子娶了韓籍太太,2010年隨太太從美國到韓國三星任職,他得知後大為緊張,深怕兒子與媳婦未告知三星他的身分。為避免可能的麻煩,他主動跟一位三星副總經理言明此事。結果,對方竟說「我們沒有把你們視為競爭對手」。但這回,他將執掌中國官方全力支持的紫光集團DRAM事業的帥印。手機、液晶面板事業都已深受紅色供應鏈荼毒的三星電子,DRAM是碩果僅存的最後一隻金雞母,佔了公司9成獲利,再也損失不起。

從現在開始,高啟全的一舉一動,三星都會屏息觀看,不敢大意。
(本社公關部20151011)

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